病理性近视致盲的种类 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不是小事,病理性近视可以致残致盲

  • 时间:
  • 浏览:0

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不是小事,病理性近视可以致残致盲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夏瑾

“每天户外两小时,强身健体防近视”——这是全国政协委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院长王宁利在今年两会上提交的提案。

今年2月,《柳叶刀-全球健康》发表了《全球眼健康特邀重大报告》,报告显示,中国的近视人数迅速增加。高度近视在年轻人中越来越普遍。报告的共同作者王宁利称,“我国近视患病率逐年增加,在医学院校的大学生中,近视患病率已达到90%,在普通大学也达到了80%以上,甚至在小学,近视患病率已超过了30%。高度近视大概占近视人数的10%左右,在有些大城市已经达到了接近20%。”

强身健体防近视,强身健体增脑力

王宁利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党中央一直非常重视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防治工作,近些年,在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工作方面宣传力度和财政投入都相当可观,然而防控成效却不尽如人意。2018年,教育部等八部委联合印发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并立即付诸实施,但是儿童青少年近视率至今仍居高不下,加上疫情期间学生们在家里上网课,更是直接导致了儿童青少年近视患病人数和近视度数的增加。

王宁利认为,我国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防治成效不尽如人意主要原因是学校、家长、老师、孩子对近视的危害性都没有足够的认识,在社会竞争面前,往往觉得保护视力远没有“考个好分数,上个好学校,找个好工作”重要,因此,宁可牺牲孩子的视力,也要让孩子把时间都用在学习上。

王宁利指出,近视防控不是一件小事,若是防控不好,孩子就会从近视变成高度近视,进而变成病理性近视。病理性近视远不是戴眼镜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它会产生严重的并发症,甚至致残致盲。

因此他认为,近视防控有两个重点,一是要控制近视患病人数——一个国家近视眼的人太多,会造成一些对远视力有要求的特种职业人员选拔的困难。二是要控制近视度数。他强调,近视防控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就是户外活动。保证儿童青少年每天进行两个小时户外活动,不仅可以控制近视患病人数和已经近视者的近视度数,还可以增强他们的身体素质。“科学研究发现,学习成绩优异的孩子往往都是身体素质好的孩子。所以更需要强身健体防近视,强身健体增脑力。”王宁利说。

然而,这个最简单有效的方法推广起来却并非易事。王宁利在调研中发现,“有些学校会提前放学,让孩子回家后进行户外活动。但是孩子回到家后,一来没有人督促他们运动,二来他们不一定有运动的场地,三来家长们往往特别重视孩子的学习,会把时间用来安排他们做作业或者上补习班,所以户外运动就被抛在了一边。虽然学校每周有两到三次体育课,但远远达不到每天两个小时户外活动的标准。有些学校出于安全考虑,甚至在课间休息时也不允许孩子到操场上去活动。”

“户外活动与近视防控是‘剂量-效应’的关系,运动时间不够,强度不够,近视防控效果都会打折扣。”王宁利对记者说。因此,今年两会上,他建议教育部下达强制性指令,要求学校每天安排学生至少一个半小时的户外活动时间——上午半个小时,中午个半小时,下午放学以后留在学校活动半个小时;家长也要保证孩子每天有半小时的户外活动时间,这样加起来就是两个小时。必要时,还可将体育课成绩加入入学成绩中,将身体素质指标加入入学成绩的考核,以确保每个孩子都能在公平的竞争环境下完成每日两小时的户外运动。

王宁利向记者透露,为落实“每天户外两小时”这项举措,他已经与北京汇文小学、汇文初中、北京八中等一些中、小学校达成了初步协议,准备先在这些学校建立试点。进行为期一年的尝试,“如果一年后这些学校学生的近视率得到控制,就更有理由将这项措施在全国范围内强制性推广。”

糖尿病、高血压等慢病正在成为眼部致残致盲的重要因素

王宁利告诉记者,他在最近做的一些大型调查中发现,随着社会的发展,人口老龄化以及人民生活方式的改变,我国眼部病变甚至致残致盲的疾病谱也发生了变化。糖尿病、高血压等慢病正在成为我国眼部致残致盲的重要因素。

他向记者介绍说,糖尿病在视觉损害,特别是致盲的贡献上超过了其他慢病,成为对致盲眼病贡献最大的一种慢病。在我国,糖尿病患病率已达到12%-13%,有上亿人,其中超过30%的人会因糖尿病产生视网膜病变,如果发现和干预不及时,甚至可以致残致盲。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引起的失明,已经成为工作人群中的第一位的致盲眼病。随着糖尿病逐渐年轻化,糖尿病视网膜病变也不再是老年人专属的疾病,临床发现很多40岁、50岁的病例,这提示我们,患有糖尿病的年轻患者更需注意眼部健康。

此外,高血压也与眼底病有关。高血压可以引起视网膜动静脉阻塞,引起眼底出血,也是眼部致残致盲的一个重要因素。

王宁利强调,无论是高血压引起的静脉阻塞、眼底出血,还是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只要做到早发现、早干预、早治疗,都可防可控。因此,他在去年两会上提交了“将致盲性眼病作为慢病纳入国家慢病的筛查与管理中”的提案,建议把眼底照相纳入国家慢病筛查项目,以便及早发现,及早治疗致盲性眼病,不要失去防治的窗口期。

他说,这一提案已经引起了国家的高度重视,希望能够早日落实。

消灭致盲性沙眼是新中国的伟大创举

今年2月发表在《柳叶刀-全球健康》的《全球眼健康特邀重大报告》是对世界卫生组织发起的“视觉2020”行动倡议的总结性报告。“视觉2020”行动是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防盲协会等联合发起,旨在2020年在全球范围内消除主要可避免盲,包括白内障、沙眼、河盲、儿童盲、屈光不正与低视力。

王宁利告诉记者,我国近20年的工作目标是围绕着“视觉2020”行动计划来开展的。主要是集中在如何提高白内障的手术率、如何早防早控、如何干预早产儿视网膜病变、如何做好新生儿眼病筛查,最终要消灭致盲性沙眼。

“我国每百万人白内障手术在2020年已经超过3000例。比这个数字更重要的是白内障手术的覆盖率,2014年。我国白内障手术的覆盖率已经达到了62%。最新的数据正在统计中,预计会更高。”王宁利说。

他介绍,在新生儿眼病筛查方面,我国建立了新生儿眼病筛查系统,通过既有的妇幼保健系统,提高新生儿的筛查率,现已将0-6岁儿童眼保健和视力检查覆盖率及视力健康电子档案建立情况已纳入考核体系,且要求0-6岁儿童每年眼保健和视力检查覆盖率达90%。特别是对于早产儿视网膜病变的防治,国家出台了相关的指南,建立联合筛查体系,大幅降低了该病的发病率和重症率。

谈到消灭致盲性沙眼,王宁利十分感慨,他认为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所做出的一项伟大创举,也是中国眼科界和微生物界带给世界的一个贡献。

他回忆说,解放初期,我国农村地区沙眼患病率几乎是90%,在当时卫生条件比较好的上海,沙眼患病率也超过50%,所以当时有“十人九沙”的说法。沙眼是中国当时排在第一位的致盲眼病。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党中央就高度关注沙眼的防治工作,组建了两个研究所——病毒研究所和眼科研究所。经过研究,在1956年发现,沙眼是由衣原体引起的,防治措施也很简单,只要注意卫生,用肥皂洗手,毛巾分开用,切断病毒传播源,用广普抗生素就能治好。之后,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下,中国开展了近30年的大规模爱国卫生运动和沙眼防治工作,到20世纪80年代,我国沙眼已经控制得相当不错了。

2000年的一项抽样调查显示,我国活动性沙眼已经低于世界卫生组织的规定标准。2011年,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下,王宁利教授带领团队开展了为期一年多的名为“最终消灭沙眼”的评估筛查,2014年数据显示,我国活动性沙眼、沙眼性倒睫患病率都远远低于世卫组织确定的5%和0.1%的标准。2015年,在第68届世界卫生大会上,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李斌庄严宣布:2014年,中国达到了世界卫生组织根治致盲性沙眼的要求。

“沙眼在中国不再是公共卫生问题,中国作为14亿人口的大国,消灭了致盲性沙眼,这在世界沙眼防治史上是一个伟大的举措。”王宁利评价说。

王宁利认为,下一步我国亟须解决的是边远地区和不发达地区验光师不足的问题。“要解决边远地区和不发达地区近视儿童验光和配镜问题,不能让他们因为戴不上眼镜而影响学习,影响生活。所以,下一步要大力培训验光师,让每一个乡镇都有能验光配镜的地方,让每一个需要眼镜的孩子都能戴上合适的眼镜。”王宁利说。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不是小事,病理性近视可以致残致盲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夏瑾

“每天户外两小时,强身健体防近视”——这是全国政协委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院长王宁利在今年两会上提交的提案。

今年2月,《柳叶刀-全球健康》发表了《全球眼健康特邀重大报告》,报告显示,中国的近视人数迅速增加。高度近视在年轻人中越来越普遍。报告的共同作者王宁利称,“我国近视患病率逐年增加,在医学院校的大学生中,近视患病率已达到90%,在普通大学也达到了80%以上,甚至在小学,近视患病率已超过了30%。高度近视大概占近视人数的10%左右,在有些大城市已经达到了接近20%。”

强身健体防近视,强身健体增脑力

王宁利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党中央一直非常重视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防治工作,近些年,在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工作方面宣传力度和财政投入都相当可观,然而防控成效却不尽如人意。2018年,教育部等八部委联合印发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并立即付诸实施,但是儿童青少年近视率至今仍居高不下,加上疫情期间学生们在家里上网课,更是直接导致了儿童青少年近视患病人数和近视度数的增加。

王宁利认为,我国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防治成效不尽如人意主要原因是学校、家长、老师、孩子对近视的危害性都没有足够的认识,在社会竞争面前,往往觉得保护视力远没有“考个好分数,上个好学校,找个好工作”重要,因此,宁可牺牲孩子的视力,也要让孩子把时间都用在学习上。

王宁利指出,近视防控不是一件小事,若是防控不好,孩子就会从近视变成高度近视,进而变成病理性近视。病理性近视远不是戴眼镜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它会产生严重的并发症,甚至致残致盲。

因此他认为,近视防控有两个重点,一是要控制近视患病人数——一个国家近视眼的人太多,会造成一些对远视力有要求的特种职业人员选拔的困难。二是要控制近视度数。他强调,近视防控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就是户外活动。保证儿童青少年每天进行两个小时户外活动,不仅可以控制近视患病人数和已经近视者的近视度数,还可以增强他们的身体素质。“科学研究发现,学习成绩优异的孩子往往都是身体素质好的孩子。所以更需要强身健体防近视,强身健体增脑力。”王宁利说。

然而,这个最简单有效的方法推广起来却并非易事。王宁利在调研中发现,“有些学校会提前放学,让孩子回家后进行户外活动。但是孩子回到家后,一来没有人督促他们运动,二来他们不一定有运动的场地,三来家长们往往特别重视孩子的学习,会把时间用来安排他们做作业或者上补习班,所以户外运动就被抛在了一边。虽然学校每周有两到三次体育课,但远远达不到每天两个小时户外活动的标准。有些学校出于安全考虑,甚至在课间休息时也不允许孩子到操场上去活动。”

“户外活动与近视防控是‘剂量-效应’的关系,运动时间不够,强度不够,近视防控效果都会打折扣。”王宁利对记者说。因此,今年两会上,他建议教育部下达强制性指令,要求学校每天安排学生至少一个半小时的户外活动时间——上午半个小时,中午个半小时,下午放学以后留在学校活动半个小时;家长也要保证孩子每天有半小时的户外活动时间,这样加起来就是两个小时。必要时,还可将体育课成绩加入入学成绩中,将身体素质指标加入入学成绩的考核,以确保每个孩子都能在公平的竞争环境下完成每日两小时的户外运动。

王宁利向记者透露,为落实“每天户外两小时”这项举措,他已经与北京汇文小学、汇文初中、北京八中等一些中、小学校达成了初步协议,准备先在这些学校建立试点。进行为期一年的尝试,“如果一年后这些学校学生的近视率得到控制,就更有理由将这项措施在全国范围内强制性推广。”

糖尿病、高血压等慢病正在成为眼部致残致盲的重要因素

王宁利告诉记者,他在最近做的一些大型调查中发现,随着社会的发展,人口老龄化以及人民生活方式的改变,我国眼部病变甚至致残致盲的疾病谱也发生了变化。糖尿病、高血压等慢病正在成为我国眼部致残致盲的重要因素。

他向记者介绍说,糖尿病在视觉损害,特别是致盲的贡献上超过了其他慢病,成为对致盲眼病贡献最大的一种慢病。在我国,糖尿病患病率已达到12%-13%,有上亿人,其中超过30%的人会因糖尿病产生视网膜病变,如果发现和干预不及时,甚至可以致残致盲。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引起的失明,已经成为工作人群中的第一位的致盲眼病。随着糖尿病逐渐年轻化,糖尿病视网膜病变也不再是老年人专属的疾病,临床发现很多40岁、50岁的病例,这提示我们,患有糖尿病的年轻患者更需注意眼部健康。

此外,高血压也与眼底病有关。高血压可以引起视网膜动静脉阻塞,引起眼底出血,也是眼部致残致盲的一个重要因素。

王宁利强调,无论是高血压引起的静脉阻塞、眼底出血,还是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只要做到早发现、早干预、早治疗,都可防可控。因此,他在去年两会上提交了“将致盲性眼病作为慢病纳入国家慢病的筛查与管理中”的提案,建议把眼底照相纳入国家慢病筛查项目,以便及早发现,及早治疗致盲性眼病,不要失去防治的窗口期。

他说,这一提案已经引起了国家的高度重视,希望能够早日落实。

消灭致盲性沙眼是新中国的伟大创举

今年2月发表在《柳叶刀-全球健康》的《全球眼健康特邀重大报告》是对世界卫生组织发起的“视觉2020”行动倡议的总结性报告。“视觉2020”行动是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防盲协会等联合发起,旨在2020年在全球范围内消除主要可避免盲,包括白内障、沙眼、河盲、儿童盲、屈光不正与低视力。

王宁利告诉记者,我国近20年的工作目标是围绕着“视觉2020”行动计划来开展的。主要是集中在如何提高白内障的手术率、如何早防早控、如何干预早产儿视网膜病变、如何做好新生儿眼病筛查,最终要消灭致盲性沙眼。

“我国每百万人白内障手术在2020年已经超过3000例。比这个数字更重要的是白内障手术的覆盖率,2014年。我国白内障手术的覆盖率已经达到了62%。最新的数据正在统计中,预计会更高。”王宁利说。

他介绍,在新生儿眼病筛查方面,我国建立了新生儿眼病筛查系统,通过既有的妇幼保健系统,提高新生儿的筛查率,现已将0-6岁儿童眼保健和视力检查覆盖率及视力健康电子档案建立情况已纳入考核体系,且要求0-6岁儿童每年眼保健和视力检查覆盖率达90%。特别是对于早产儿视网膜病变的防治,国家出台了相关的指南,建立联合筛查体系,大幅降低了该病的发病率和重症率。

谈到消灭致盲性沙眼,王宁利十分感慨,他认为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所做出的一项伟大创举,也是中国眼科界和微生物界带给世界的一个贡献。

他回忆说,解放初期,我国农村地区沙眼患病率几乎是90%,在当时卫生条件比较好的上海,沙眼患病率也超过50%,所以当时有“十人九沙”的说法。沙眼是中国当时排在第一位的致盲眼病。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党中央就高度关注沙眼的防治工作,组建了两个研究所——病毒研究所和眼科研究所。经过研究,在1956年发现,沙眼是由衣原体引起的,防治措施也很简单,只要注意卫生,用肥皂洗手,毛巾分开用,切断病毒传播源,用广普抗生素就能治好。之后,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下,中国开展了近30年的大规模爱国卫生运动和沙眼防治工作,到20世纪80年代,我国沙眼已经控制得相当不错了。

2000年的一项抽样调查显示,我国活动性沙眼已经低于世界卫生组织的规定标准。2011年,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下,王宁利教授带领团队开展了为期一年多的名为“最终消灭沙眼”的评估筛查,2014年数据显示,我国活动性沙眼、沙眼性倒睫患病率都远远低于世卫组织确定的5%和0.1%的标准。2015年,在第68届世界卫生大会上,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李斌庄严宣布:2014年,中国达到了世界卫生组织根治致盲性沙眼的要求。

“沙眼在中国不再是公共卫生问题,中国作为14亿人口的大国,消灭了致盲性沙眼,这在世界沙眼防治史上是一个伟大的举措。”王宁利评价说。

王宁利认为,下一步我国亟须解决的是边远地区和不发达地区验光师不足的问题。“要解决边远地区和不发达地区近视儿童验光和配镜问题,不能让他们因为戴不上眼镜而影响学习,影响生活。所以,下一步要大力培训验光师,让每一个乡镇都有能验光配镜的地方,让每一个需要眼镜的孩子都能戴上合适的眼镜。”王宁利说。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近视也分种类,不能因为无知造成了病理性近视的疯涨

近视分单纯性近视和病理性近视两种,病理性近视又称高度近视。目前近视人口中病理性近视约占20%,不过千万别小看这20%,很多失明的人就是从这20%中慢慢发展的。

病理性近视致盲是因为发生并发症,可并发症并不存在特定的发生阶段,那为何成年人病理性近视比青少年病理性近视更要慎重对待呢?先来看看专家的见解。

“病理性近视(近视度数600度以上)发生时间早,通常在6岁以前发病,特点有眼轴明显伸长,眼球的大小随着年龄增加而增长,如果不控制每年近视度数可发展100—400度,最高近视度数可达4000度。生活中,很多成年病理性近视患者并不知道自己的近视度数在不断发展,他们都以为近视到成年人后就停止发展,这种思维直接导致了一种隐性危险的存在。

还有部分成年病理性近视患者选择激光手术进行视力恢复,视力正常后患者会认为自己的近视没有了,其实这是掩盖了病情,因为屈光度的降低或消除并不等于眼病的消失,近视度数高只是病理性近视的一种外在表现,它最威胁视力安全的地方是它对视网膜的损害。”这是上海福仁眼科的王教授对成年人病理性近视的看法。

我们可以总结出当前成年人病理性有两大主要问题;

一是患者对自己的近视发展并不知情;

二是患者进行了激光手术后认为“万事大吉”。

既然发现问题,就要面对,成年人病理性近视难题怎样破?且从分析病理性近视着手。

病理性近视不同单纯性近视的地方在于,单纯性近视重在矫治,屈光度的降低或消除某种程度意味着近视的消失,至少不会产生并发症;而病理性近视重在控制病情发展,它之所以会一直发展,是缘于眼轴在成年后还在继续延长,结果度数不断变高,诱发视网膜脉络膜变性、玻璃体漂浮物和液化,甚至视网膜裂孔、脱离。同时也容易发生开角型青光眼。所以控制病理性近视,一是要控制近视度数发展,二是要控制眼轴过度延长。

就病理性近视而言,目前流行在成年人中的激光手术(lasik、lasek、飞秒激光等)都是一种治标的过程。激光手术是通过冷激光将近视患者凹凸不平的角膜削平,角膜表面圆滑平整后,屈光度就会降低或消除,视力就能恢复。但眼轴延长的可能性还会存在,一旦眼轴还继续延长,近视度数又会慢慢出现,且视网膜的损害从未降低或消失。而且手术会降低眼球结构强度,通常在10%—30%之间,不利于眼睛长期健康。所以不是任何视力不良患者都适合激光手术,需从实际考虑。

成年人病理性近视是难题,但也并非完全无应对办法。

首先患者在明知自己近视度数比较高的情况下,应更重视眼睛安全。保持经常测视力,测眼压、拍眼底彩照、做眼底造影等习惯,密切关注眼睛各方面动态,做到有备无患,尽可能防止突发并发症。

其次,要珍惜眼睛资源,不要过度用眼,回避病理性近视不适合的活动或生活习惯(包括剧烈运动、酗酒吸烟);

最后,寻求合理安全的控制发展手段,为视力长期安全作打算。